首页 公司概况 公司新闻 企业文化 科技环保 乐虎手机 党群工作 人力资源
职工文苑
一个人的旅行

2003年深秋,我在滇西北一带旅行。

滇西北紧邻西藏和四川,有着浓郁的藏地文化特色。那次远行的线路主要是从丽江北上,徒步穿越虎跳峡,经香格里拉,抵达德钦雨崩,再前往梅里雪山,与藏民们一起转山。

本来单就虎跳峡徒步线路的难度而言,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。麻烦的是徒步时不断飘着雨,这在深秋一贯是晴朗天气的藏区较为少见的。泥泞的道路爬坡上坎地不时跌倒,而终日披着雨衣湿气透身,衣服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内衣紧贴在身上,非常不舒服。好在一路行进中,不时仰望险峻的山谷,以及偶尔闪现的阳光透在水雾弥漫的金沙江上,伴随着水声震耳的咆哮轰鸣,也不觉独行的寂寞。

两天时间完成了虎跳峡的徒步行程,本打算搭车直接去香格里拉。没想到下午车行途经小中甸时,天空绽然放晴,车窗外漫山遍野红黄相间的秋色骤然明艳无比,一簇簇的红景天、狼毒草殷红得刺人眼目。而路过沿途村庄时,黑黝黝的已收割完青稞的空旷土地上,东一只西一只的当地黑土猪在地里四处拱着翻找食物。刚经历过虎跳峡雨中的折磨,这一番景象不由让人怦然心动。打开随身所带的地图一看,距离香格里拉已不到二、三十公里的路程,赶紧叫师傅停车,下车溜达溜达。

坐在路旁的石头上,晒着秋日暖阳,点支烟,抽完,再点一支。看着浓浓的秋色,除了不时经过的车辆和不远处的村庄偶尔传来的人声狗吠,天地间剩下的只有一阵阵呜呜响起的风声,空气如同凝固般静谧。翻出背包里的《藏地牛皮书》,这是一本设计得有些特别的书,以深黄为主色调的封皮,黑色封面,里面是作者大量的手绘地图。书的左侧上下各钻了一个小孔,这是方便在旅途中书页脱落后,可以用绳子打结捆起,接着用。那几年在藏区旅行中,一直随身携带着这本书。看一看,放一放,任凭风吹书页哗哗作响。关于小中甸,书中这样写到,在藏语里意思是鲜花盛开的地方,每逢盛夏时节,漫山遍野的格桑花、杜鹃花和其他不知名的花朵绚丽绽放的时候,小中甸会变成一片花的海洋。这样的画面想想也是挺养眼的。

黄昏时分,秋色愈发浓烈,风中已隐隐透出丝丝寒意。最美的时光往往是短暂的,此时的秋景已美到极致。但我知道暮色即将降临,再不走真得在附近小村子找地方住了。还好在路边没等多长时间,就来了一辆公共汽车。

到香格里拉已是暮色四合,可能是有些高原反应,下车的时候突然有些晕眩,胃里泛酸想吐,忍不住蹲了好一会。然后,就近找了家小卖铺,先买盒牛奶喝下缓缓。接着又找了家有卖酥油茶的店铺,喝碗热腾腾的酥油茶,顺便把晚饭解决了。喝牛奶和酥油茶缓解高原反应是我在藏区旅行中养成的习惯,似乎效果还不错。

和往常一样,我住进了一户藏民开的家庭旅馆。那些年的旅行中,不到万不得已,我是不会住宾馆的,太贵。那倒不是装穷,是真穷。因为每天的费用只能控制在一百元左右,这还包括吃住行在内,超支了就维持不下去计划中旅行的费用。

再说住民宿,可以多一份亲切感,更直接地体验当地的风土民俗。不过,卫生条件可就不能讲究那么多了,那也不知有多久没洗过的被褥,满是扑鼻的汗臭,以及总是有种潮湿的感觉,只能和衣而眠。那时,中甸刚更名为香格里拉,当地人似乎对香格里拉这一外来名词有些不屑一顾,或是还不习惯,说话间仍然沿用老地名——中甸。

当天晚上就感受到了真正的麻烦,刚到香格里拉时只是觉得有些头疼,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些高原反应的缘故,没想到半夜头疼得要命,还晕乎乎的,伴有发烧的症状。我想可能是在虎跳峡徒步时,一直在细雨中受凉的缘故,造成身体的不适。那种头部一阵一阵的象有什么东西拉扯着的疼痛,让人难受至极,一夜无眠。

第二天一早,我来到了迪庆州医院。说是州医院,实在太过简陋,居然还是五六十年代修的木结构的三层楼房,里面铺着老式的长木条地板,由于长久没有刷漆,褐色木板上还残留着星星点点斑驳的陈旧乐虎。好在还算打扫得干净,空气中弥漫着有些刺鼻的氯化消毒水味道。想去先挂个号,楼上楼下来回走了两趟,愣是没找到挂号处。一打听,才知道这家医院压根就没设挂号处,看病直接找医生就行了。

不出所料,果然是重感冒,需要输液治疗。在高海拔的地方,严重的感冒甚至会送命。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身体软软的没有力气。这医院也挺奇怪的,虽说是州里最好的医院,却没有多少病人,病房里空空的,想躺在哪张床上输液可以随便选。输了几天液,烧退了,感冒的症状也不明显了。只是感觉异常的疲惫,脑子里好像一团浆糊昏昏沉沉的,浑身提不上劲。

人在病中,似乎很难有兴趣做什么事,多少都会变得有些消极。从香格里拉到德钦还有200公里左右的路程,那里海拔更高。尤其是雨崩,3700米左右的海拔,别说感冒才好,就是正常情况下,也够呛。转山也是不可能的,那种恶劣环境下长时间的徒步,身体根本受不了,再说也没什么心情了。

在医院的日子里,百般无聊时就翻翻《藏地牛皮书》,盘算着剩下的十几天时间去哪里?总不能就此打道回府吧。当然,也不打算去远的地方,想了又想,还是去泸沽湖看看,反正那里早晚都要去的。

就这样,离开香格里拉后,我踏上了前往泸沽湖的旅途。

万博足球外围app齐发国际手机版网页万博足球外围app